送货至:

美团估值“保卫战”?饿了么再砸30亿 滴滴外卖挺进第五城

美团估值“保卫战”就要开打?

7月23日,饿了么CEO王磊公开表示,该公司将在今年7至9月投入30亿元用于市场营销和用户补贴,希望将市场份额提升到50%以上。他强调,投入不是重点,“饿了么与阿里生态之间的协同力量,才是任何力量都无法企及的”。

次日,滴滴外卖宣布开通第五站郑州,循例推出各类优惠计划。今年4月开始,滴滴已进入无锡、南京、泰州、成都四个城市。相比高调上马,但进入南京、上海之后就止步不前的美团打车,步履未停。

美团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外卖业务作为基本盘,2017年交易额达 1710 亿元,占总营收的 62%。虽然尚未盈利,但高频与高占比的外卖业务,是支撑美团估值的主要因素。

今年4月,阿里收购美团外卖的老对手饿了么。彼时就有互联网人士表示,阿里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线下运营经验又不输美团,一场硬仗迟早要打。

仅在沪宁两地运营的美团打车业务,被认为是一个提升估值的“资本故事”。这个故事目前来看还没有讲好:止步于沪宁两地,同时引来劲敌滴滴向外卖基本盘的稳步进攻。

时间财经采访的几位分析师和业内人士均表示,在美团上市的敏感时刻,两大对手饿了么和滴滴的新动作,除了赢取市场份额的考虑外,或许也有影响美团整体估值的商业考虑。

从外卖市场占有率看,美团仍旧领先。综合多数第三方机构的数据,美团份额均在50%以上。但美团的600亿美元估值传说,一直面临挑战。最新的传闻是,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已下调到400亿美元以下。

饿了么“摩拳擦掌”

作为外卖业务的先行者,饿了么已被美团外卖超过。即使在合并百度外卖之后,市场份额也未见明显提升。Trustdata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为40%,低于美团的54%。

2018年4月,饿了么并入阿里系。阿里CEO张勇称,“这是阿里巴巴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投资”,用饿了么CEO王磊的原话说“没有财务压力”。有钱有资源,美团外卖面对的是一个比之前更“高配”的对手。

更进一步的是,饿了么所瞄准的不仅是外卖业务本身,也是美团的立身之本:本地生活服务。王磊表示,饿了么和阿里生态将在会员、商家服务和新零售业务等领域全面打通,“本地生活服务市场是阿里新零售的必争之地,我们志在必得”。

饿了么有关人员向时间财经证实了30亿元投入的消息,但对具体投入方向表示不便透露。据《财经》2017年11月报道,美团外卖每个月烧3亿元,饿了么每月7亿-8亿元。据此而论,30亿元的投入可能掀起一场新的补贴大战。王磊亦声称,饿了么正在抛弃以补贴大战争夺存量市场的模式。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对时间财经表示,外卖业务目前仍然未到成熟阶段,各家都有补贴。相比之前3-5亿元的每月补贴额,饿了么一个季度30亿元的投入,“放消息的可能性更大,能从声势上压倒美团”。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资金补贴意义不大。他向时间财经介绍,外卖行业发展至今,用户的消费习惯基本养成,流动性不是很大。但用于提升业务的优化、提升用户的服务体验具有较高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一周前,彭博社报道称饿了么正寻求新一轮20亿美元融资,目的就是“对抗美团外卖以及大众点评网”。对此消息,饿了么表示不予置评,后由CEO王磊以“目前没有在阿里巴巴集团之外寻求资金”的说法间接否认。

自从王兴说出“阿里如果更有底线一些,我会更尊敬他们”那句话后,美团、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的正面碰撞或已无法避免。部分业内人士表示,阿里收购饿了么、升级口碑App、加码哈罗单车,未必主要为了针对美团,但在客观效果上,“肯定对美团的上市融资构成影响”。

滴滴外卖凶猛

如果说美团与阿里的纠纷扯不清的话,那么其与滴滴之间的竞争,则是美团“先动手”。滴滴在腹背受敌之后选择“报仇雪恨”,也在情理之中。

美团打车上线一年后的2018年4月,滴滴外卖才开进入第一座城市。彼时业界多倾向美团的举动更符合逻辑,“为了去饭馆就餐叫一辆网约车”是更自然的商业联想。而经历网约车非常规补贴之后尚未完全适应的用户,也看好美团打车搅局,期待另一场补贴大战。

进入上海之后的短时间内,美团打车确实满足了用户的期待:高人气加上补贴大战,3天之内美团打车获得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但事情接下来并未按照外界想象发展,经历监管部门介入、牌照风波、政策收紧后,美团打车“急刹车”——迄今为止,仍只在南京、上海两座城市。

2018年愚人节,滴滴的外卖业务在无锡上线。同样,滴滴也经历补贴大战、市场份额口水仗和监管部门介入,但其拓展结果超出很多人的预料。经历一个月的试验,滴滴外卖6月份步履不停,连开南京、泰州、成都三城,7月进入郑州。

“从目前的结果看,美团打车发展不如预期,而滴滴外卖的发展超出了预期。”葛甲表示,对于滴滴来说,连续不断开通新市场,本身对美团就是一个打击,“等于报了一箭之仇”。对于美团来说,打车市场没能成功攻下,外卖市场又受到新的威胁,对估值难免有影响。

也有不同观点。陈礼腾认为,滴滴外卖目前的状况并不影响行业格局,竞争对平台来说也是一个磨练。对于美团来说,业务的多元化才是高估值的保障。

事实上,美团上市的消息传出以来,对其估值的争论一直存在。英国《金融时报》的6月发表评论称,美团600亿美元的估值期望偏高,因为“该公司的诱人程度不可能8个月翻一番“。2017年10月最新一轮融资,美团的估值仅为300亿美元。

时间财经此前的报道中,采访到的两位业内人士均对600亿美元的数额表示乐观。但随着近期资本市场的波动,美团估值可能下调的消息不断传出。7月25日,有消息称“境内外长线基金,均给出相对保守的价格“美团IPO估值区间从原来预期600亿美元,下调至投前350-400亿美元,下调幅度多达40%。经济观察网报道称,“接近美团消息人士表示,尚未进入确定估值阶段,估值下降传闻不具参考性”。

面对两大“强敌”的最新动作,处于上市缄默期的美团迄今尚无明确回应。时间财经就相关问题问询美团方面,截至发稿亦未获回应。部分业内人士和媒体,对“滴滴和饿了么的举动意在影响美团估值“这一判断,分歧不大,对于美团能否高枕无忧,则意见不一。

接下来的问题是,美团需要一场估值保卫战吗?

在美团创始人王兴几乎每天更新的饭否个人账户上,7月22日他发了这样一条:“一个大数:所有行业全算上,全世界大概有100家公司的价值超过$100B。”显然,1000亿美元,仍然是王兴念兹在兹的目标。(北京时间财经 李拜天)